详情
分享

【走进桐城】——练潭老街

走进桐城 2019-11-07 10:53 阅读 2136

• 位于桐城市东南境,菜子湖西岸,今属双港镇。

位于桐城市东南境,菜子湖西岸,今属双港镇。明清时期,练潭处在北方京城到南方各地的驿道上,水陆交通便利。练潭河、菜子湖与长江相通,当年船舶往来,商贾云集,为区域性商品集散地。明成化二年(1466)知县陈勉在此建造驿馆。“练潭秋月”系桐城八景之一,王守仁曾到此游历,并写下“春山出孤月,寒潭净于练”的诗句。清代,练潭被列为桐城四大名镇之一,诗人姚兴泉在其(龙眠杂忆)中赞道:“桐城好,幽绝练潭秋。沙澄极浦浮官渡,月挂空亭系钓舟,水驿夜鸣驺。”可见当时的景色之美、驿道之盛。


练潭老街长约300米,街心麻条石铺就,两边具有明清风格的房舍商铺鳞次栉比,现保存基本完好。老街旁的山麓有清代桐城理发诗人吴鳌墓,墓碑上刻有他的自挽诗:“生前一醉浑如死,死后犹如大醉眠。落日苍山烟雾里,乱坟荒冢不知年。”古渡落日、荒冢长烟处也不乏诗苑佳话。


细雨中的练潭老街    李毛杰 摄


练潭老街最先让我尝到意境的,是街头那间写着“知青旅社”的旧房子。持续勾起我回忆的,是在练潭粮站看到的过去标语和昔日的装饰,这离我并不遥远的情景不由让人感慨今日生活来之不易。而让我对老街的情感逐步升华的,是老街里的人,特别是八旬老木匠和晚年酷爱写作的文学爱好者。


老街口,曾经的一家“知青旅馆”刻下了沧桑




八旬老木匠刘长舟把他曾谋生的家当全都拿出来给我看,他一脸幸福地说,上世纪六十年代,他在全县木工比赛中获得冠军,赛事内容是比试谁在最短的时间做一把梨耙。老木匠的卧室里有一张60年前他自己定制的木床,床头精雕的装饰物也是他独立设计和完成的。他家的小院清爽整洁,茶花开了,不知名的水果在树上闪耀,就像老人的微笑。我们聊天时,他老伴还在厨房洗菜做饭,动作麻利。老俩口热情洋溢:“就在家里吃饭吧?”我离开时,他们站在门口挥手目送我。多好的年纪啊!


83岁老木匠刘长舟家的一面墙


刘长舟隔壁住的老人是木匠李旺生,68岁的李旺生年轻在武汉打工开始喜欢读书写作,日后如痴如醉。在他家墙角摆放着大大小小各类文学书,有的书是他从上海买回,有的是托女儿从网上邮购。在临窗的一张简易书桌上铺着他的几本手稿凝聚了他好几年的心血。我俯身细看,蓝色的字迹密密麻麻、工工整整、清清爽爽,少有涂改潦草之象,诚挚之心溢满纸张。他说,他本可以随孩子到城里生活,因对老街老宅爱得深切,又不想放弃写作的热爱,决定固守斑驳的泥墙,始终小心地护着最初的情怀,一天又一天,吃着粗茶淡饭却又享用丰盛的精神食粮。外人看他是清苦,他却为写作不亦乐乎,独享自己的幸福。这个在晚年仍抱守梦想的老人让人印象之深,更增添了我对桐城这块神奇土地的敬意。


68岁木匠李旺生痴迷文学多年,晚年在家笔耕不辍。



 练潭似乎总给我意外的发现。尽管当天天公不作美,正当我航拍时,阳光骤然通透。从高空俯瞰,远山、河水、油菜花,以及田边分割庄稼地的轮廓线,写意了一个诗情画意的练潭。返回路过老街口,一户人家把柴禾剁得整整齐齐,如豆腐块一般码放在门前,未了,还用亮色的布带系于枝头。好一个讲究的练潭人。


敲打键盘收尾,突然想到了老街祖传三代的手艺人49岁的白铁匠徐宜俊,他总是微笑满面。叮叮哐哐的敲打声,淡淡的油菜花香......一个淳朴的练潭又扑到了眼前,它在亲切地向我招手,又冲我笑了笑,似乎在说:嗨,老朋友,何时再来。是的,在我拍摄间隙,老百姓会问是否喝茶,累不累,有的还热情邀到家里坐坐,也有的居民把我所想要拍的东西都拿出来,再顺便把我的疑问当场统统解答。虽然老街部分建筑已受损,但老街的根还在,这根,就是纯朴的百姓。


49岁白铁匠徐宜俊祖传三代都在老街打白铁



练潭老街曾经商贾如云、铺面林立



村民们还保留着传统的生活习俗



练潭粮站



背景处的建筑是老邮政局旧址



“袁家当铺”旧址内,70岁的严阿姨还在经营一些日常小商品



图文:中安在线徽镜映像工作室 记者 陈群

没有更多内容了~
城市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