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情
分享

【走进桐城】——桐城有个碾玉峡

走进桐城 2019-11-07 11:01 阅读 3040

• 东龙眠山之幽丽出奇可喜者无穷,而最近治最善为碾玉峡。”

碾玉峡,位于城北3公里东龙眠山(今龙眠乡)。峡长61米,分峡谷、峡口两部分。峡谷窄狭,两边峭崖陡起,白石峡底,呈鱼脊形,两旁有深沟,飞流迭滚而下,冲入水潭,峡口为扇面形,宽达20米,飞流溢出峡口,平缓悬下。清刘大櫆在《游碾玉峡记》中称:“东龙眠山之幽丽出奇可喜者无穷,而最近治最善为碾玉峡。”峡侧旧有亭,为明末桐城诗人方文所建,今已不存。



碾玉峡听水

文|汪向军 


  一场春雨稍作停歇后,我就迫不及待地驱车前往龙眠山碾玉峡。


  碾玉峡又称玉龙峡,距市区六里许,古人称此地为“龙眠蓬莱”。县志载:碾玉峡,深壑飞烟,高山流云,翠嶂屏立,清溪潆迥。峡长61米,分峡谷、峡口两部分,峡谷窄狭,两岸峭壁起,白石峡底,呈鱼脊形的峡边有深沟,状若“碾槽”。水流入碾,撞击喷射,飞珠溅玉,滚跌而下,溢出扇面形狭口,平缓悬流,归于溪谷。我极其喜欢这个碾字,究竟是古桐哪个文人墨客为之命名“碾玉峡”,已不可考。假设换成跳或者撞,甚至别的动词,都没有这个碾妥帖。去过很多次峡谷,但都不是在雨天,想必刘大櫆、方以智等人都是在某个雨天走进碾玉峡,然后碾出一篇篇传世之作吧。


  狭长的石槽静静地卧在峡谷内,它在等待一场酣畅淋漓的雨,继而完成碾玉壮举,因此几次过来都没有听见碾的声音,这种缺憾在心中淤积成病,所以在这个雨天我决定再去碾玉峡,主要还是听听玉被碾碎的声音。


  沿着饱满起来的龙眠河向山里进发,车过颂嘉岭,满眼绿色,仿佛进入郁郁葱葱的龙眠绿国,草木的腥气混合着山中的清新空气,在摇下车窗的瞬间,快速游离过来,让你通体透明;偶尔一两声鸟的鸣叫,让山更显得幽静。左手边的颂嘉湖上漂浮着一层美丽的雾气,宛如瑶台仙境。在绿国中行驶不大会儿,远远就听见巨大的轰响。那是碾玉的声音么?把车停好,蓬勃而起的杂树枝条覆盖在台阶上,挡住了去路,还有小时候在乡下塘埂边上看到的光茅,稍不留神,它就给裸露的皮肤划上一道口子,所以我很小心地穿行在四月的灌木丛中。而眼前的山林被雨浣洗得愈发的养眼,长大的春天让我错过了烁烁的花期,否则应该有映山红点缀在万亩绿色间。突然我我听见瓮瓮的碾玉声,越来越近,仿佛天籁,但我不敢加快步伐,毕竟我来就是听碾的声音。


  在碾玉声中,我停下来默读左手崖边上的碑刻,碑上所刻的是清桐城派代表作家刘刘大櫆写的《碾玉峡记》。那个时候的先生应是携一坛美酒,邀朋呼友,也是在这碾玉声中沉醉,忘记归路,然后即兴写出碾玉峡游记的吧。此刻,没有酒,只有我一个人,为什么我也如同饮酒了?


  在崖口发现有一亭,没有名字,径直走进亭子向上观望,只见一道飞流似一条白龙从深山中快速游来,经谷口枕云隈,从空中滚跌在碾槽中,这惊心动魄的一跌,成了摆渡无名峡谷的菩提。那飞出来的水花,难道是古人赠与我的玉块。就是这眼前的飞泉给了方以智“坐集千古”的灵感,在峡谷左边的廖一峰,是方以智曾经读书的地方。瓮瓮然的水声中,我已经融化成峡谷里的精灵,守护着这“龙眠蓬莱”;那碾的声音越来越大,是我的贸然闯入而引发了它的怒火吗?雨天,聆听一首水和石头撞击出的清音,把柔韧而透明的灵魂也放在这石槽中,然后,着一袭青衣归来。

部分文章来源最桐城,侵删

城市通